登录 | 注册 | |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靖江网>阅读>魁星阁旁

榕树的根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9-06-29 09:44

榕树的根是在树枝上长出的。

树枝上长叶子,也长树根。

从天上飘下来的树根,像胡须一样,一大把,一大把,不声不响地垂着,夹杂在一群茂密的绿叶中,忽然扫到脸上,吓你一跳。

介于铁红和土黄之间,树根的颜色跟南方的土地颜色一致。变色龙随着天气和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变换颜色,是为了骗天敌。

根须是要骗谁呢?没有小虫来吃它们,农人也不会采摘它们。哦,或许是骗太阳的。它跟太阳说,我不是根,不要把我晒死。

在网上查了一下。这些树上长出的须子,确实是树根,叫作气根。术语解释是这样的:气根,通常指暴露于空气中的根;气根多生长于热带雨林雨量多、气温高、空气湿热的地方,有呼吸功能,并能吸收空气里的水分。

它们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地像其他树根一样,在地下隐藏一辈子?

莫非是从哪里得知了其他树根的苦命,要选择另一种不同的方式?莫非是不想懵懵懂懂地过活,要把去路看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?

后一种可能性最大。

从上面俯视,它们对地面上的事物一目了然。哪儿有草,哪儿有石头,哪儿有坏人,哪儿有动物,哪儿有虎视眈眈的威胁。当然,也看清哪儿有冒着热气的大粪,那是最好的加餐;哪儿有一个水坑,将来就指着这水坑底下的湿润了。它像一个看穿了一切的人,一个心性明澈的人,然后稳准狠地,一头扎进去。

它们终究还是要扎下去。

但又能怎么样呢?它的所谓看透,只看到了表象,看不到内里。钻到土地下面,它还是要和那些常规的根一样,遭遇同样的境况,把那些常规的根经历的事情,再重新来一遍。

那么多条根须,几乎一般粗细,它们一起簇拥着向下冲去。你仿佛可以听到它们整齐的呐喊声。每天都能看到它们不懈地向下向下,再向下。它们相互之间是竞争关系还是拧成一股绳的关系?是你死我活,还是齐心协力?

我只知道,它们中间,能抓住土地的,只是其中极少的一两个。

我曾从野地里拣了一堆花籽,种在花盆里,放在阳光下,定期浇水,刻意营造与野地一样的生活环境。那小小的花籽,总有几百颗,最后只长出一棵苗。谁说花草的生命力顽强?比起种一颗长一颗的麦子、玉米等农作物来,它们的成活率简直可以忽略不计。它们靠的是漫天撒网,广种薄收,繁殖出比农作物多得多的后代。很多花花草草一辈子的努力就是生产更多的下一代。

榕树的根须,岂不也是这样。

天不亡我。它们中间总有一个冲破千难万阻,成活下来,成为幸运儿,更成为承担者。它的生命力来源于天上,来源于整个家族。而家族的重担,也都将压在它的肩膀上。

侧目繁茂的大榕树,那偶尔扎到地上的根须,像一根绳子,绷得紧紧的,青筋暴起,竭尽全力,一刻都不敢松劲。它渐渐变粗,最终会成为树干,支撑起大树的半边天,让大榕树尽可能地扩大地盘。在闽南某地,我曾见过一棵几乎覆盖了半个村子的巨型榕树。这是那一株株气根经年累月打下的天下。

它要尽一个长子的责任,像个兢兢业业的男人,戮力前行。

垂在树干上的根须,在风中荡来荡去。好像浪荡子。小时候在农村生活,见过一些这样的浪荡子,他们不安于好好种地,心思飘忽,在乡村和城市之间走来走去,神龙见首不见尾,被视为村庄里的不安定因素。后来,他们终于在城市里扎下了根,也成了家,把父母接到城市,开着车回乡探亲。

没人知道他们吃了多少苦,也懒得去问。他们自己也不说。
(作者:王国华    责任编辑:夏传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