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注册 | |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靖江网>阅读>四眼井边

让天籁的风吹过万种的窍孔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9-06-15 07:33

物各有性,水至淡,盐有味。看似一个饮食说说,其实蕴涵着哲学深意。有人说“直木为梁,曲木为犁”;道家说齐是非,齐彼此、齐无我;好打仗的说“扬眉剑出鞘”;和平使者的雕塑是化剑为犁。天地万物,各臻其妙,物物之间,物我之间不仅仅有它相对的统一性,也有他的辩证性。

水和盐,生活中常见之物,每天都有接触,司空见惯的原因,我们并不会去多看一眼。水加水还是水,盐加盐还是盐,道理无聊而简单。我们反过来,假如水加水变成了盐或者其他,盐加盐变成了水或其他,这个世界将会变得多么的凌乱。水水得水,盐盐得盐,纯粹的东西就该是这样,没有例外。

纯粹,不是孤芳自赏,而是百花争艳、百舸争流。回到饮食,我们的生活总不能单一、单调。记得没到春节的时候,厨房的对子都要贴上“五味调和百味香”。调和是这里的关键词。盐为百味之首,那就将盐奉为老子天下第一?不是的。按照某些地方的饮食习惯,似乎是将盐放在餐桌上,就餐者自己加的。厨师先拿捏的是淡,从之首到末尾这是调和,其淡的品格、味的个性一样能充分展示;一笼统地调和需要的是众口的舒调和畅,这样的层次似乎更高,仿佛齐是非,齐彼此、齐无我是从饮食中总结出来的。可见齐物的思想是多么的浅显。

其实不光是水盐之间,生活中好多景致都有类似的思辨。

破钟还有两个准点。我们家曾经有个自鸣钟,停摆以后把它拨到十三点,而其他好的钟表即使很准,一天误差还有十几秒的。要搞得很准点还真有点困难。曾经有人笑我十二点还不如那个十三点。原因是,这个十三点一天还有二次非常准。

乡下老家,常看到二月里的广玉兰满树都是紫色的花。可也有花苞要到五六月才开,繁华的叶中夹杂着几朵娇艳的大瓣花朵,微风过去,花叶婆娑。二月里的花临寒不凋,六月的花花叶相伴,两全其美。

这样看来,事物的运行总有它自身的规律。咸了,淡了,早了,晚了,对了,错了,没问题,齐才是重要的。齐,不是园丁对树砍头的那种硬齐,而是发自内心的平等。惦记了淡,也不忘记盐;看得起二月的玉兰花,也瞧得上五月的玉兰花。拨弄自己的十二点,也尊重那个十三点。

人又何尝不是如此,有词叫各色人等,便划定了人的水盐之属。先天的本性,后天的教育逐渐分化为直、曲、梁、犁。

喜欢一个词叫天籁。齐物论是以它为引子的。那是风吹过窍孔的声响,或是风过芦苇,或是风经叠嶂,亦是鸟鸣,亦有泉涌,各种声音的汇聚,才得如此美妙。人生就是要看到咸淡早晚直曲,就是享受天籁的风吹过万种的窍孔,那是一种声音,那是天然的性情。

(作者:文 剑    责任编辑:刘博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