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录 | 注册 | |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靖江网>阅读>魁星阁旁

母亲的秘密

来源: 靖江日报 日期:2019-05-11 15:20

母亲属马,年龄很大了。

一时我也说不准她的年龄有多大,要是推算一下,也是能够说准的。有时我也很刻意地记一些有关母亲的信息,如岁数、生日等等,但过一段时间就忘了。因此,母亲的一些事情在我的脑海里含糊而模糊。

母亲生于上世纪20年代,经过战乱,经过旧社会,经过文革,经过改革开放。一生中经历很是沧桑,准确一点应该说是坎坷。但她不这么认为,她认为生活越来越好,就是自己的命好。母亲的乐观、达观感染了我,有时想写一写我的母亲。想了很久,还是没有写成。母亲很普通,只会种田,且田种得也是普通。没有种出奇大的番薯或者出奇大的南瓜,没有得过一丁点的奖项,因此,要写这样的母亲,是要遭人齿冷的。

我努力把母亲做的一些事情往高大的地方想,往高大的地方靠,终究没有成功。梳理了好久,都是一些琐碎的记忆。

比如文革的时候,吃食堂。通宵干活的母亲,有时会在夜里一两点钟的时候,把我们从梦中叫醒,从怀里掏出半根温热的番薯或者是半碗菜饭,让我们吃下。我们吃得很香,可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忘了,还是要狼吞虎咽地吃早饭。不久,听埭上的人议论母亲被队长呵斥了,“吃东西太慢,影响农业生产”。想象不出,母亲是怎样惶恐地把番薯、菜饭放进怀里,很认真地打稻或是掼麦。而她回家把我们叫醒的时候,却是一脸的兴奋,神秘地掏出这些我们平时吃不上的好东西。

母亲的一些爱好又拿不上台面。例如,她不爱吃肉。我们小的时候,家里有点穷。要是一个月吃上一顿肉是件很高兴的事。这个日子是盼来的,有时在上课的时候都在算。家里要是烧肉了,那一个上午的课就是白上的了,整个心思都在肉上了。吃肉的时候是又快活又难过。快活的是肉好吃,难过的是吃不到很多。一个人也就一两块。我们吃的时候,母亲总不吃,她说她不喜欢吃肉。因此,在我们小的时候,都不喜欢母亲。因为,她不喜欢吃肉,害得我们也吃不上。母亲开始吃肉好像是在我们娶了媳妇、盖了房子之后。几十年不吃肉的习惯,在这个时候改了,让人想不通……

我上了年纪,才想起母亲也上了年纪。偶尔在节假日回乡下去看看。看看母亲种的田,吃吃母亲种的米,再带点母亲种的菜上来。

这个时候,母亲总是用她粗糙的手拉着我,说一些青菜卖了五角、豇豆卖到三块。

最近的一次回家,母亲突然拉着我的手:“我的钱就藏在这里,你要晓得。我年纪大了,说不定……到时没人晓得不好。”这时候我受到了巨大的震撼。我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母亲是个农民,去掉起房造屋娶媳妇的费用,不知所剩几何。

对于钱,生不带来。母亲的这些钱是她后天的劳作。同样,死不带走,她这样劳作又是何苦?且在一个还不到死亡的时候交代后事?让我不知所措,提醒我来日无多,让我明白人生苦短,光阴似箭。

母亲走过的岁月,大量的是淡如清水的日子,有盐有醋的记忆少之又少,且都是挨骂之类。然而我不敢小看我的母亲了。她的挨骂,她的不喜欢,她的秘藏……

这里面,没有一件是为了她自己。

(作者:文 剑    责任编辑:夏传滨)